当前位置:首页 >> 典型事迹

江中救人的老太——杨惠事迹

发布时间:2013-04-02 发布员:信息发布员

舍己救人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康安街道“五老”杨惠
 
    我叫杨惠,今年62岁,没想到老了、老了还能站到讲台上与大家交流。其实救人的过程很简单,远轻松于站在这里的我。可是,即然来了,我就和大家汇报一下事情的经历。
有人落水、我不能袖手旁观
    我家住在河柏小区,从哈医大一院病案室退休后,经常到江边跳健身舞,与一群老姐妹,享受着幸福的时光。
    8月12日,我们一行五人相约到太阳岛野游,其中我年长大家几岁,最小的朋友也52岁了。早餐我准备了果汁、寿司和点心,并携带了相机,准备和朋友们好好玩一天。
    9点,我们来到太阳岛斜拉桥下的松花江畔,大家围坐在一起又唱又跳又拍照,大家玩的不亦乐乎。
    大约到了中午12点40分,我刚刚照完一组相片 ,妹妹们正在换新衣服。突然,有人大喊一声:“有会水的吗……”,“江边出事了”,这是我脑中第一个闪念”。随后,人们便向江边聚集。听说有人落水,熟知水性的我,什么也没想,丢下相机,向人们聚集的方向跑去,忍着右脚骨刺的剧痛,跑起来一瘸一瘸的(事后朋友说我的步伐像唐老鸭)。跑了二十几米,到达江坝上。我看到在距岸边二十余米远的江里,一落水男子 不停地伸出手呼救,该人一起一浮,看样子随时都有“没脖”的危险。在岸边,落水者亲人在撕心裂肺的呼救……我来不及脱掉身上的衣服,起身跃入水中。
    我快速游到落水者身旁时,落水男子一把将我的上衣牢牢抓住(事后才发现,我的胸前被他抓出了划痕……)这是施救者最忌讳的救人姿势,我拼命的喊:“快松手,快松手,我是来救你的”。还好,此时溺水者松开了抓住我衣服的手,我才顺利的实施了救助的方法,游向溺水者的身后,才发现此人在水中的姿势怪怪的 ??一只手露出水面,一只手却垂在水里。我以为垂在水里的右手可能是被渔网或水草缠住,于是,我顺着这人的左手往下摸,“我的天啊,他的右手居然还在水下牵着另一只手。”说实话,这时我心头一颤,有两个溺水者,可是从来也没有任何书本中有过一人同时救助两个溺水者的先例:瞬间我真不知道应该如何救助??水中只有我们三人,救助危险随时发生,不救后果不堪设想。
    时间紧迫,不容多虑,我顺势用右臂挽住昏迷者的左臂,用我的左手紧抓另一名男子的同时用双脚踩水,用前胸努力的将两名男子向岸变推去,此时昏迷者从我的右手臂中滑落,再次沉入江底,此时我深知他的这次滑落将意味着什么,我松开左手再次潜入江底。用双手双脚探寻着……,此时江面看不到我们三人的身影,(事后朋友告诉我,岸边一片哗然,有人惊呼:“完了,完了,三个人都完了”),此时,我在水中摸到了昏迷者的同时又抓住另一名溺水者,将他俩托出水面,游向岸边,在即将到达岸边时,由于脚下的苔藓湿滑,我们三个人再次落入水中,我再次快速将两人拽出水面的同时大声的呼喊着:“快来帮帮我”,岸边惊呆的人们才缓过神来,纷纷跑向水边,帮我将两人拖上岸……
    上岸后我瘫坐在地上,发现昏迷者已没有了呼吸,紧闭双眼,嘴唇黑紫,此时我非常难过,认为没能救活他,我不甘心,但此时如不及时给窒息者施救,一条鲜活的生命将会在我的眼前消失……,拼了,我发现他的腹腔内没有水,我意识到问题出在他的胸腔,我跪在地上对他进行了心肺复苏按压,几下按压后,还是没有反应。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按了下去,昏迷者立刻吐出了两口污水和呕吐物,同时呻吟了两声我知道成功了,我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救人后,我成了明星
    其实,水中救人,对于我来说,并不是第一次了,从16岁时,在江中救人,这已经是第四次了。这件事被报道后,我从小的同学,现居住在青岛的陶新民在网上知道了我救人的事情后第一时间打来电话问候,并且笑着告诉我:“杨惠,你忘了吗?你第一次救人是在15岁时救的我亲弟弟小陶金。”这时才唤起了我童年时那次救人经历。
    但这次救人后的荣誉,让我犹感不安。省、市领导前来慰问、看望,还颁发了“市见义勇为先进分子”和“省级道德模范荣誉称号”。使得无数的媒体记者前来采访、报道。今天还站到这个讲台,向大家讲述救人的整个过程。
    很多记者都追问我,阿姨你在救人时都想的是什么?说真的,那时我真的没有时间去想,如果我停下几秒钟去想,后面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
    救人后,我的体力消耗殆尽,没有了知觉,是一个小女孩稚嫩的声音唤醒了我的意识,“奶奶是英雄,我长大了也要救人,也要做英雄”,这时我睁眼看到,眼前呈现的是五颜六色的遮阳伞为我遮挡烈日,并有人在我嘴里放入了速效救心丸。这时有一个粗犷的声音说,大家闪开,我的伞大,我来……此时我被大家的温暖保卫者,感动着,我的心里是暖暖的……事后我才知道,由于跑去救人时离开的匆忙,我们五姐妹的东西,包括手机、钱包、衣物乃至我上万元的相机都扔在了岸边,周围的游人纷纷主动的为我们看摊、保管财物……使得我们财物没有任何损失。
    是哈尔滨这座城市和人们给予我太多、太多,无数的关心和问候,鲜花和掌声,让我倍感幸福。随后,被救的两家人带着5000元钱到我家中执意表示感激之情,这件事对我来说,真的是没什么,但是被救者包含眼泪说:“杨大姐,你救得不单单是我们两个人,而是我们两个家庭”,我被他们的诚意所感动,最后我决定心意收下,请记者将这笔钱转交给了市妇联,资助了16名孤困女童完成学业。其实,这就是我们之间的缘分,让我们共同热爱生命,珍惜生命,使得这座城市充满着爱,让爱延续下去。
    我只是做了一件普普通通的事情,省市领导以及广大民众给了我这么高的荣誉,让我深感不安,朋友们让我们为了这座文明城市的美丽明天去传播龙江大爱,弘扬中华美德。
    我喜欢那种平平淡淡,却充满生机的生活,我喜欢人与人之间的包容与和谐相处。在救人之后,曾有人质疑,岸边的人数以百计,为何只有一个老太太跳水救人。在这里我要说的是,见义勇为,一定要量力而行,我认同岸上的市民能够理性地、科学地对待自身能力,并感谢他们在最关键的时候,能够伸出双手共同的完成了这次救援。
我喜欢的生活
    救人后,我几乎每天出现在银屏中、报纸上,被媒体记者追随,被各级领导表扬,但是我还是喜欢《哈尔滨日报》的报道,称我是平民杨惠,是的,我就是一名普通市民,一名热爱生活、珍爱生命、更热爱这座城市的普通百姓。
    采访中有记者时常问我,路遇老人摔倒是救还是不救?对此,我的答复是一定要救,即使被人误解,我们也不能袖手旁观。我们来换位一下思考,如果是我们的朋友、是我们的亲人。大家还会讨论救与不救吗?
    对于两位兄弟的救助,和我坚持不懈的锻炼身体,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经常跑步、打球、游泳以及户外徒步的锻炼,使我保持着良好的体质才能圆满的救助成功。
    平时我最喜欢的还是读书、摄影、游泳,更喜欢和驴友一起去爬山,同时我还是一个宅得住的女人,我会经常蜗居在家里,和儿子共同经营着不大的幸福小屋,我爱我家,尽管收入不高,家很温馨。闲暇时,约上三两好友喝茶,聊天、侃大山,这样的“幸福”生活我很受用。
    这次救人,被授予“英雄”称号,我始料不及,受之有愧。说真的,救人只是当时的最最本能的反映,我不会让两条鲜活的生命在我的视线中消失,其实,在我们这座城市,可敬、可爱、可学的人太多太多,我只是其中普通一员。站到这里,但并不能证明,我有多高尚,只是在危机的时候及时的伸出了援手,做了一件我该做的事情。
    时尚、和谐、积极进取、大美大爱是我们的龙江人的精神,更是我们每个人骨子里自然升腾的正能量。
    我热爱这方热土,我热爱这里的人们,更热爱这座文明美丽和谐的城市,如果说我这次救人是英雄之举,我更愿意说,这要归功于这座城市,因为这座城市的正能量的提升,使得我们的幸福指数也在不断的提高。让我们为创建文明城市再添一砖、再加一瓦。
我是一名普通市民,做了一件普通市民应该做的事,今天我做了,明天遇到我还会去做……我为我能成为这座城市的一员而骄傲、自豪。